相关文章

【2011.4-广州】广州启动新一轮的垃圾焚烧发电厂规划选址

知名网友巴索风云出席“小谷围科学讲坛”。实习生 徐敏 南都记者 冯宙锋 摄

知名网友樱桃白出席“小谷围科学讲坛”。实习生 徐敏 南都记者 冯宙锋 摄

德国垃圾处理情况(2007年数据)。樱桃白提供

广州市已启动新一轮的垃圾焚烧发电厂规划选址,这标志着这座人口和资源消耗大市再一次站在了垃圾处理问题的十字路口。经历了2009年的选址风波后,烧还是不烧,已经逐渐不是主要问题,但“怎么烧、烧什么、如何监管”,仍是很多市民挥之不去的心病。有没有一条可以达至安全焚烧的路径?广州知名网友、身体力行实践垃圾分类的巴索风云和樱桃白给出的答案是“有”。

巴索风云、樱桃白昨日出席由南方都市报与广东科学中心联合主办的第49期“小谷围科学讲坛”。作为经历2009年选址风波的番禺华南板块住户,他们在近两年来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实践垃圾分类的“绿色家庭”活动中。“垃圾不能简单一烧了之”、“垃圾分类是安全焚烧的前提”,秉持这样的看法,两位市民与公众分享了他们的经验。

巴索风云表示,2009年选址风波“双赢”结果是一笔留给政府和公众的宝贵遗产,“它所带来的公众参与社会管理、公众与政府的良性互动不应被遗忘”。樱桃白更是借用香港“劳资一心”的公益广告,寄语“官民一心,迈向共赢”,希望通过官方和民间的共同努力,做好垃圾分类再谈垃圾焚烧,“希望我们不要再走发达国家走过的弯路”。

分类处理,才能尽量避免危害

根据广州市政府今年2月发布的数据,广州现在日常垃圾总量已经从2009年的1.2万吨增加到1.4万吨,短短两年时间内,每天增加的垃圾数量达到2000吨。如果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现有的垃圾填埋场不到5年内将全部填满。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广州市再一次启动了垃圾焚烧发电厂的选址和建设规划。

“众多专家在不同的场合下都表示,我国新型垃圾焚烧炉排放的二恶英浓度甚至低于0.1纳克的欧盟标准,认为我国的焚烧厂是安全的。”巴索风云在介绍专家的观点时却认为“在850℃以上的温度至少停留两秒,保证充分混合即可将二恶英消除”的说法也经不起推敲。他引用国家环境分析测试中心二恶英实验室负责人田洪海博士的说法,“二恶英在高温过程中被破坏去除,在降温的过程中还可能再生成,如何控制二恶英的再生成也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因此,到目前为止,人类只能尽可能减少二恶英的排放,而无法做到零排放。”

这是否意味着只要是焚烧就不可能避免环境危害?巴索风云表示,认为填埋和焚烧都是有危害的说法也不够全面,“如果我们焚烧的仅是木头树叶,它最多就是产生二氧化碳”,而真正的危害是“混合垃圾填埋或者混合垃圾焚烧”。他表示,每种技术都有其适用范围和局限性,而垃圾成分复杂,更应该通过分类后采取综合技术来处理。

推进分类,政府的决心很重要

广州市在2009年后开始试行垃圾分类,确实是在垃圾减量化方面的一个很好的尝试。但樱桃白认为,广州市在推进垃圾分类方面的力度远远不够“缺乏更实质性的行动”。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垃圾分类标准一度非常混乱。”樱桃白说,试点垃圾分类以来,标准“一直在不停地变、不停地换”,比如番禺区垃圾分类实施三分法,而市区垃圾实施四分法,“这两个分类标准是矛盾的”。尽管目前广州市已经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暂行规定》,但垃圾分类的具体指引,至今未见正式发放到各住户家中。

樱桃白表示,从国内外的经验来看,垃圾分类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多个部门共同参与,“绝非环卫部门下属的一个垃圾管理处能搞定的事情”。樱桃白建议,在出台分类指引规范时,垃圾分类主管和主导部门应该多征询相关行业的意见。“比如垃圾回收,废品收购站的老板一定比环卫部门的人更懂。”

樱桃白说,广西横县垃圾分类的成功经验表明,如果政府真的采取强有力的实质行动去推进垃圾分类,“不可能做不成”。她说,垃圾分类跟市民素质、学历、教养等无关,只跟一个人的习惯有关。而这个习惯能否养成,“与政府的决心有关”。